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400-6288-836

南昌新区600亩土地荒废10年 300多万定金去向不明

发布时间:2016-05-18 关键词: 有限公司 技术人才 建筑工程 建筑专业 新建县
  5月17日上午,望着新建区梦山公路旁的这片荒地,新建区留田村周家自然村的周华(化名)有些无奈。“10年前这块地准备卖出去,之后就一直荒废着,如今杂草丛生,草比人高了。”

  时间回到2006年12月,留田村委会与南昌( 农用地、 商住地、 工业地)市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昌市建工集团)签署征地协议书,后者拟对留田村600亩土地进行征收。不过,在支付500万元定金之后,征地一事便停了下来。村民们只拿到定金的一小部分,而土地既不利用,也不能出租或建房,不少村民只能外出讨生计。

  2013年,原新建县行政区域调整,留田村从石埠镇划到望城新区璜溪管理处,此时当初剩下的300余万元定金去向不明。

  600亩土地闲置10年

  留田村2013年之前归新建区石埠镇管辖,之后划归新建区望城新区璜溪管理处。

  村民周华说,与南昌市建筑工程集团接触是在2006年,对方拟在南昌西外环高速与梦山公路交叉处以北500米处建一所学校,专门培养建筑专业技术人才。考虑到要完善教育配套设施及办公、住宅,南昌市建工集团拟征地600亩。

  而要征收的这片地就是留田村周家自然村的。“包括山地、旱地、林地、园地、农村道路用地,当然也有一部分水田。”周华介绍,周家自然村约有2000村民,原有约2000亩土地,这次征地就划出去约三分之一。

  如果征地成功,周华就不会郁闷了,关键是这事一拖就是10年。“如今,我们从石埠镇划到望城新区,这块地一直荒着,既不能种植,也不能出租、建房,村里很多人都外出务工谋生路去了,而地上的野草疯长,有的比人还高。”周华说。

  记者找到了南昌市建工集团与留田村2006年签订的征地协议书。根据协议,征地费用约960万元,均价为1.6万元/亩。而在2009年,新建县(当时还未撤县设区)国土资源局与留田村也签订了一份土地预征收协议书,明确其中水田187.5亩,旱地241.5亩,园地22.5亩,林地148.5亩,预征收补偿费用为757.5万元。同时约定签订合同之日先预付200万元,2009年12月份预付300万元。

  300多万定金去向不明

  周华说,之后,南昌市建工集团已经将500万元定金汇入新建县国土资源局(当时还未撤县设区),国土资源局已经将钱打往石埠乡政府(当时未撤乡设镇)。

  5月17日,南昌市建工集团一名亲历此事的相关负责人证实,这500万元购地定金早已汇入原新建县专项预算外资金专户。该公司还曾专门向原新建县国土资源局去函,要求该局将购地定金即时付给征地村民。

  新建区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这500万元早就打给了石埠镇政府的相关账户。不过,包括周华在内的多位村民均表示,该村只拿到一笔181万元的购地定金,剩余319万元购地定金不见踪影。2013年,新建区进行行政区域调整,总共有6个村划给了与石埠镇相邻的望城新区管委会璜溪管理处,留田村在这6个村之列。

  留田村村民觉得,这319万元购地定金也该跟着划到望城新区管委会。按照相关规定,石埠镇应该和璜溪管理处就留田村财、物、账进行交接。如今看来,交接并不成功。

  “划过来的时候,留田村委会账面上欠了100多万元的债。”璜溪管理处主任邹平勇说,如果把剩下的319万元购地定金一同划过来,肯定会好许多。“如果这319万元购地定金给了我们,我们的生活也会更好一些。”周华说。

  这319万购地定金究竟去了哪里呢?石埠镇相关人员的说法令这笔钱去向成了一个谜。

  记者联系上石埠镇经管站相关负责人陈武生。他介绍,为了规范农村财务收支行为,该镇实施了“村账镇管”,国土局拨付的由南昌市建工集团提供的500万元购地定金一直是经管站管着。此前,留田村发展公益事业和修建马路,花了181万元,还剩下319万元。“我可以告诉你,这笔钱现在镇账户里。打个比方,经管站就好比是银行。我只能告诉你银行里有这笔钱,其他的不好说,你可以去问镇里主要领导。”陈武生说。

  对此,石埠镇党委书记廖晨照却有另外一种说法。他说,319万元被石埠镇政府用掉了。“这笔钱不是征地款,和村民没有关系,相当于押金。村民的地根本没动,也没有征收。他们可以种植和继续其他用途,不受影响。我是2011年到石埠镇上任,这笔钱之前就被镇里用光了。即使这笔钱要动,也应该是还给南昌建工集团。”廖晨照说。

  村民质疑定金被挪用

  2006年预征收的600亩地拖了10年,其中究竟有何原因?南昌市建工集团相关负责人称,之前因为这宗土地的农转用(将农地改变用作住宅用地、工厂用地、公共用地等非农用地)问题一直未解决,征地一事便一直耽搁着。后来,又因土地详查和航拍耽误了时间,征地手续一直没办成。南昌建工集团是受害方,公司没有违约。

  “是由于当地土地政策的调整,导致我们征地手续一直没有办下来。当时合同里面也注明了违约责任遇不抗拒的自然灾害和法律、政策调整因素除外。”这名负责人称。

  “原来我们准备把技工学校搬过去,再建一栋综合楼。现在再叫我们去那里建一所学校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而且现在那一片土地价格都涨价了,达到几十万元/亩。”“2013年留田村行政区域调整后,我们也去找到了望城新区管委会。管委会说,留田村划过来之后,是属于工业园区,不能再办学校,只能办工厂和企业。我们还提出,置换一块地,或者对该块地进行补偿。”这名负责人说。

  留田村的周华等村民表示,这500万元是南昌市建工集团给的购地定金。即便交易未完成,受益者应该为留田村村民。况且,村民的土地10年来一直不能耕种,也有一定程度的损失。“即使,这块起卖不成了,这笔剩下的定金也不能给镇里私自用掉,要么还给建工集团,要么上交国库。”周华说。

  南昌市建工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一直在和新建区相关部门协调,只是拖的时间太长了。“我们也向南昌市国资委进行了汇报,希望这件事情妥善解决,毕竟这笔钱也是国有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