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400-6288-836

上海建设全球城市:加强软实力 疏解非核心功能

发布时间:2016-06-08 关键词: 常住人口 上海市 城市群 发改委 软实力
  此次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指出,上海全球城市功能仍然相对较弱。问题包括中心城区人口压力大、与纽约等全球城市相比上海城市国际竞争力和国际化程度不够、落户上海的世界500强企业比重低,外国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仅 0.9%、一般性加工制造和服务业比重过高、“四个中心”功能建设滞后等问题。
  在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5-2040)纲要概要中,“追求卓越的全球城市”出现在封面显眼位置。
  而在6月3日,国家发改委公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下文简称“规划”)也提出,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城市群,要以上海建设全球城市为引领,并提升上海全球城市功能,推动非核心功能的疏解。
  接受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认为,上海目前全球城市功能、国际竞争力都比较弱,特别是在软实力上,与主要全球城市仍存在差异。而疏解非核心功能,则需要仔细进行梳理,并采取市场化手段进行。
  需提升“软实力”
  上海建设全球城市的目标早已提出,在今年1月发布的《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5-2040)纲要概要》中,上海再次明确,要在2020年基本建成“四个中心”的基础上,到2040年建设成为综合性的全球城市。
  但此次发布的《规划》指出,上海全球城市功能仍然相对较弱。问题包括中心城区人口压力大、与纽约等全球城市相比上海城市国际竞争力和国际化程度不够、落户上海的世界 500 强企业比重低,外国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仅 0.9%、一般性加工制造和服务业比重过高、“四个中心”功能建设滞后等问题。
  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所长郁鸿胜告诉记者,全球城市功能实际上有影响力和渗透力两个概念,是否在全球的城市中有话语权和引领的先导作用。
  郁鸿胜说,上海目前的情况是国际竞争力比较弱,还没有达到完全的国际化,在全球城市中还没有很大的话语权,而纽约、东京在国际城市中是风向标。
  “全球城市需要软实力和硬实力兼具。上海硬实力具备了一些,软实力不够,因为创新能力不够。上海建立科创中心,也能够增强软实力和话语权。”郁鸿胜说。
  此外,上海目前存在的“大城市病”,更多地反映了上海真正高精尖的人才所占的比例还是不多,但是城市消耗的资源很大的问题。
  上海城市创新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任新建告诉记者,上海目前跟一些国际化大都市相比在很多领域存在明显差距,比如城市要素的集聚度、高素质人才的集聚、信用环境的建设等方面,仍存在不小差距。
  因此,《规划》提出,要提升上海全球城市功能。按照打造世界级城市群核心城市的要求,加快提升上海核心竞争力和综合服务功能,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发挥浦东新区引领作用,推动非核心功能疏解,推进与苏州、无锡、南通、宁波、嘉兴、舟山等周边城市协同发展,引领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提升服务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的能力。
  非核心功能仍需仔细梳理
  值得一提的是,在提升上海的全球城市功能中,《规划》再一次提到了上海非核心功能的疏解。
  上海此前在“十三五”规划中提出,要“着力提升上海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和文化等城市功能,推动非核心功能疏解”。
  对上海而言,疏解非核心功能是一篇“大文章”,关系到将来的人口、资源、环境方面的压力。
  郁鸿胜认为,上海的核心功能,包括“四个中心”建设、科创中心建设、2040年世界文化城市的建设、上海全球城市建设和上海生态文明城市建设等。这些主要的功能的关键词可以概括为“世界性、全球性、经济性和文明性”。
  而与核心功能无关的,即可以理解为非核心功能。
  不过,郁鸿胜也指出,非核心功能需要根据上海的实际情况进行梳理,例如服务业不是全部都留在上海,制造业也不是都离开上海。哪些功能留下后可以引领高端产业发展,这些功能就要留住,哪些产业是符合上海未来发展趋势、建立全球城市和世界性城市群趋势的,也要留下来。如何理解非核心功能的问题,要有统一认识。
  从目前来看,非核心功能及产业主要可能出现在占用资源大、较为低端的、层次不高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中,以及和四个中心建设离得很远的制造业和服务业。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王德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核心功能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低效产业、非高端非核心制造业。比如产业批发市场、建材批发市场等,占用大量用地却非常低效。此外制造业里面也有很多,包括一些电脑组装、电子产品零部件的组装等产业,效益并不高却占用大量劳动力。
  任新建指出,核心功能和非核心功能具有动态性,除了需要仔细梳理非核心功能,建立清单外,在非核心功能的疏解中,需要注意更多地运用经济手段和市场手段,在必要的情况下辅以行政手段,才能较好地达到疏解效果。
  而非核心功能的疏解具有梯度性,可能的“落脚地”包括上海市的郊区和周边的其他城市等,例如,一些大型的综合业态在上海核心区域已经过剩,但郊区又特别需要,这些可以向郊区去迁移。一些功能则适合转移到周边其他城市甚至中西部地区。
  郁鸿胜说,这里面的逻辑与上海的人口调控有关,转人口的前提是转产业,转产业的前提是转功能。上海的非核心功能是哪些,具体如何转移,转移到哪里,都还需要具体细化和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