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400-6288-836

治理土地荒漠化 十年减少出三个上海面积

发布时间:2016-06-21 关键词: 蒙古族 青海省 沙尘暴 林业局 农作物

荒漠化是地球的硬伤,也是我国严重的生态问题。17日,来自国家林业局的消息称,经过长期不懈努力,我国荒漠化防治事业取得切实成效,土地荒漠化和沙化趋势得到扭转,实现了连续10余年保持“双缩减”。

十年减少出三个上海

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兰县的北沙窝,曾经是一处荒漠化严重的坡地,是当地“沙疤”里最难看的一处。

如今这处一年四季黄沙飞的沙窝子,如今道路两侧是连绵的农田,青稞、油菜、小麦等农作物生机勃勃。远处的黄色沙山,与近处蔚然成林的绿色防沙带形成鲜明对比。

土地荒漠化

国家林业局的监测数据显示,我国荒漠化土地从上世纪末年均扩展1.04万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242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1980平方公里,实现了连续10保持“双缩减”,相当于10年减出了三个多上海的土地面积。

丝绸之路经济带是我国沙尘暴的主要源区和路径区,也是生态环境脆弱区。我国境内丝绸之路经济带地处的10个重点沙区省,形成145.16万平方公里沙化土地带。新中国成立之后,经过几十年的防沙治沙工作,根据最新的监测结果,截至2014年底,10省区荒漠化土地面积相比2009年缩减了10227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缩减了6337平方公里。从2015年起,用6年时间投资19.3亿元,完成造林160.6万亩:正在建设的甘肃内蒙古交界处武威段“千里沙漠大林带”,将成为河西走廊新的生态屏障。武威市林业局介绍,到2015年底,“千里沙漠大林带”已修建压沙道路500余公里,完成压沙10.01万亩,造林6.19万亩。

据了解,我国荒漠化防治工作已建立六位一体的综合防治机制,实现了政府主导、法律约束、政策动员、科技支撑、工程带动、榜样激励和社会参与的全方位规模治理。

“荒漠化治理的三大法宝就是优先封禁保护,积极治理利用,适度优化开发。”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研究员卢琦说。

土地荒漠化

产业治沙解码荒漠化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风吹沙子走,抬脚不见踪”是老辈盐池人对自己家园的描述。上世纪80年代,宁夏盐池县有四分之三的人口和耕地处在沙区,沙丘包围中的农民无法耕作、生存。

沙地如何变草场?据了解,他们采用工程措施与生物措施结合的“草方格固沙种树种草治沙技术”,并根据点播成活状况适地选栽柠条、沙柳等苗木,恢复和修复植被效果显著。目前,盐池县林地面积达425万亩,生态环境实现了“人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

而在曾经风沙肆虐的我国第八大沙漠乌兰布和沙漠腹地,建设中的万亩生态光伏基地,正徐徐展开实现沙漠增绿、企业增效、资源增值的良性循环的美丽图景。

成片的光伏板犹如黑色的波浪在沙漠里蔓延舒展,下面形成以滴灌为主的紫花苜蓿和中草药材连片种植带,道路两侧形成防风固沙的连网绿化带……

内蒙古磴口县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袁海文说,在促进防沙治沙和保护生态功能的基础上,当地利用沙漠资源建设万亩生态光伏基地,先后引进多个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将现代农牧业和光伏农业科技大棚种植等技术相结合,达到了“借光治沙”、节约集约利用土地等多重效益。

就像这些乌兰布和沙漠里的治沙人一样,我国各地正在探索多种渠道给荒漠化治理注入产业动力,让荒漠化治理变得可持续。

“全国近35%的贫困县,近30%的贫困人口分布在西北沙区,土地荒漠化加剧贫困。”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说,“十三五”时期,我国努力实现沙区生态改善与农民脱贫的双赢,通过生态保护脱贫一批,通过发展林业产业脱贫一批。

在中国“沙乡”——甘肃省民勤县,人工种植的沙生植物梭梭在沙漠边缘翠绿连片,长势旺盛。当地农民白会本说,过去一刮风沙,不但没法种庄稼,风沙还会淹没农田,甚至房子。而现在,种植梭梭不仅可以有效固沙,经济效益也十分可观,10亩梭梭苗收入有10万多元。

来自国家林业局的数据显示,各地大力发展特色林沙产业,沙区经济林果面积达540万公顷。林果业的发展带动了种植、加工和贮运等产业的蓬勃发展,成为沙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和农民脱贫致富的拳头产业。

土地荒漠化

荒漠化防治仍任重道远

尽管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实现了连续三个监测期的持续净减少,“但防沙治沙形势依然严峻,局部地区沙化土地仍在扩展。”张建龙说。

据介绍,目前,全国仍有荒漠化土地面积261.1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2%,沙化土地面积172.1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17.9%。在荒漠化土地面积占全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23.3%的内蒙古,局部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尚未得到根本遏制。

“内蒙古荒漠化治理难度依然很大。”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总工程师车淑华说,条件较好的地方大多已基本治理,目前剩余的多为远山大沙,立地条件差,治理难度大。此外,近年治理地区的植被刚开始恢复,自我调节能力较弱,具有脆弱性、不稳定性和反复性。

此外,在我国林沙草产业发展仍处于探索和培育阶段,产业结构还不尽合理,规模相对小,组织化程度较低,生态产业带动当地经济和农民增收能力还有待提升。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2016-2020)规划明确提出,今后五年中国将治理沙化土地1000万公顷,力争到2020年使全国50%以上可治理沙化土地将得到治理。这一任务十分艰巨。

对此,专家建议,在防沙治沙过程中,积极鼓励科技人员开展多部门、多学科、多层次的技术攻关,并加快生态产业结构调整,促进防沙治沙与生态产业发展良性互动,协调共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