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400-6288-836

农民不能耕种又拿不到土地流转租金怎么办?

发布时间:2016-06-27 关键词: 土地流转 河南村 口粮田 临沭县 青云镇

由于土地流转资金的问题,临沭县青云镇刘疃河南村西几百亩土地至今还没有耕种。零星土地被村民种上了花生,但花生已被村里用机械犁过,显得稀疏不一。

当前,农村土地流转呈现加快之势。但是,临沂、日照等地有村民反映,土地流转不签合同或不履行合同等现象时有发生,“自己的口粮田不能耕种,又拿不到土地流转的钱,这该怎么办?”

农民不能耕种又拿不到土地流转租金怎么办?

土地租金被拖欠,农民心焦

近日,本报记者奔赴部分村庄,就土地流转问题进行了调查采访。

6月22日清晨,记者走进临沭县青云镇刘疃河南村,发现村西几百亩土地至今还没有耕种,只有零星土地被村民种上了花生,空旷的田野上偶见点点绿色。

刘疃河南村村民孙胜(化名)表示,在2014年秋收之后,这块土地就成了当地一家企业的土地流转项目。“但是去年,我们没有拿到土地租金。看到这些土地闲置着,就在今年4月种上了花生。”

孙胜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长势良好的花生,突然就被村里用机械犁了。“由于企业的钱已经到村里了,这些地就依然是流转土地。但是,这次租金拖了好几个月,我们就不想参加流转了。”

最初土地流转时,村委会曾经征求过村民意见,不愿意参加的可以调换承包地。但是现在土地租金没有按时拿到,孙胜等村民不免担心,他说:“自己的承包地自己能不能说了算?今后能不能及时拿到钱?”

在临沂市罗庄区花埠圈村,记者听到当地村民也有类似的反映。村民沙存礼表示,10多年前,自己的承包地参与了村里的土地流转项目,但是从五六年前开始,自己就拿不到土地租金了。

沙存礼参与流转的1.53亩土地,至今还有10多年承包期,刚开始流转时拿到了4万元左右的租金,但现在尚有一半租金没到位。“要么给租金,要么给土地,我们不能这么拖着吧。”

操作不规范引发农民“不信任”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村庄村委会在土地流转之初尊重了农民意愿,但由于操作过程不规范,使得原本“双赢”的土地流转,可能会侵犯了农民的权益,而且也会给受让方造成损失。

“我们的流转合同,在村(委会)里。”当记者想看看土地流转合同时,沙存礼表示当初就跟村委会签了一份合同,“我手里没有任何合同,也记不清楚具体内容了。”

同样,孙胜等村民手中也没有任何土地流转的证据。“当初,就是有人读一读文书(合同),同意的村民就签字流转,不同意的就调换土地,具体规定都记不住了。”孙胜说。

据了解,刘疃河南村土地流转项目的合同,现在还没有走完相关程序。临沭县青云镇蒙山工作区党总支书记解志荣表示,“土地流转需要有关部门3个公章,还有一个公章没有盖好。”

解志荣介绍说,刘疃河南村土地流转是当地高效农业示范园项目,“这些土地都很瘠薄,原来小麦亩产也就在四五百斤左右,如果像现在用高科技优良品种种植会更好,村民对土地流转的赞成度也达到了99%。”

“此前,参与土地流转的企业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租金一时没有到位,村民们有顾虑也是正常的。”解志荣说,“我们跟每一户村民都签订书面协议,就是保护老百姓的权益。老百姓的利益是第一位的。”

解志荣表示,我们会让老百姓感受到土地流转带来的好处。“土地租金方面,合同提出了一个自然增长机制,就是按照当地小麦价格同步增长;用工方面,会优先雇用当地村民来打工。”

专家说:

土地经营权流转的主体,是农户!

土地增产、农民增收、企业发展,这是许多地方土地流转项目期望的目标,蒙山工作区设计的机制也很完善。为什么农民会有疑虑呢?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基层干部法制意识淡薄,导致农民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有被强迫的感觉。

沙存礼的话颇有代表性,他说:“我们不知道法律是怎么规定的,就觉得是村委会说的,就参与土地流转了。”

日照水库周边村庄有村民告诉记者:“村委会和村民签订的土地流转合同,上面只写了村民把承包地交给村合作社,其他什么内容也没有,连起码的补偿标准都没有,这样的合同合理吗?”

为此,记者采访了山东省农业专家顾问团农经分团副团长刘同理。他说,承包地是否流转、价格如何确定、形式如何选择等,决策权都在农户手中,流转收益也应该归承包农户所有。

刘同理表示,我们应该以法律和操作过程的规范化来保障农民的土地收益权。“土地流转的有关问题,我国法律、法规规定的都很明确,无论是流转期限、流转报酬,还是违约赔偿等,都应该有具体约定。”

如果土地流转出现纠纷,村民就可以依据规范的合同来解决。刘同理说,村民可以走三个渠道:一是村级组织以及乡镇的调解,二是县级农业部门的仲裁,三是到人民法院起诉处理。

在土地流转中,政府不可有“强制意识”,要增强对农民的服务意识。刘同理表示,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村民可以委托村集体,代为流转自己承包的土地,但村集体不能直接参与。“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的主体是农户,村级组织以及乡镇都是服务的,不能有‘越位’现象存在。”

此外,规范化也有利于保护受让人的利益。刘同理表示,“农户参加了合作社,同样需签订土地流转合同,明确退社时退不退地,能够有效地维护双方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