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400-6288-836

秸秆焚烧要“堵”更要“疏”

发布时间:2016-07-11 关键词: 政府部门 社会效益 制造者 换位思考 成本

       秸秆焚烧,禁了十几年依然在烧。其主要问题在于:禁烧成本高,社会效益低。秸秆不焚烧,处理没渠道。光“堵”不“疏”并不能真正解决秸秆禁烧问题。种种禁烧规定总是难以奏效,皆在于治理思路和方式存在问题,如果总是把板子打在秸秆制造者、焚烧者身上,而忘了政府部门在制度和规定衔接方面的缺失,就解决不了问题。

       首先,在治理秸秆焚烧方面,政府必须换位思考,多站在农民角度考虑问题,不仅要“堵”更要“疏”,及时为农民的顺利收获、耕种扫清障碍,为秸秆找到合适的解决途径。

       一、完善秸秆治理机制,把秸秆禁烧和回收利用统筹起来,使责权利更好地统一。在发布秸秆焚烧禁令的同时,加大秸秆综合利用科技攻关力度,扶持秸秆综合利用产业,使秸秆从单一的现场堵截禁烧,转变为“疏堵”结合综合利用。

       二、秸秆利用要考虑农民利益。探索有效利用秸秆首先要考虑农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有的办法再好,在农民群众那行不通,也算不上好办法。

       三、在推进综合整治上求突破。建立田头管理、收后收集、专人清运、定点堆放、集中处理、综合利用的一条龙管理机制,让农民从秸秆还田、回收、综合利用等方面获利远远大于一烧了之。

       其次,破解秸秆焚烧难题,应该疏堵结合,并进一步完善相关法规政策。

  一、秸秆禁烧缺乏法律依据,急需针对秸秆焚烧问题立法,为秸秆综合利用补偿提供依据。2000年颁布的大气污染防治法没有将农田秸秆焚烧纳入管辖范围,禁烧缺乏法律依据,需要修订法规。另一方面,秸秆处理可借鉴污水处理收费模式,在玉米等农产品定价时附加秸秆处理成本,以法规政策形式对秸秆处理各类补贴与收费政策予以明确。

  二、秸秆综合利用补贴资金分散,如集中使用可发挥更好作用。当前辽宁有5种补贴,分散在发改委、农委和畜牧局等部门,多头管理、单独成线,作用发挥不好。建议在秸秆产区集中各类补贴经费,集中补贴秸秆产品生产企业,降低成本。吸引社会资本投资,让农民在秸秆综合利用过程中获利,靠市场将秸秆资源配置到再生产中来。

  三、秸秆综合利用农机装备质量和自动化水平有待提升,要进一步加大国产农机装备研发和生产投入。建议设立秸秆综合利用技术研发专项资金,组建农业、环保、装备等联合科研团队进行科研攻关,制定秸秆利用农机装备生产国家标准,提升国内装备制造企业秸秆综合利用类农机装备自动化、智能化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