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400-6288-836

玉树州畜牧业重振昔日雄风的实践

发布时间:2016-08-16 关键词: 改善民生 建设工程 三江源 畜牧业 玉树州

畜牧业是青海玉树州的第一生计、第一支柱,是稳定的“压舱石”。玉树要发展、要改善民生、要保护生态环境,必须依托畜牧业,畜牧业是玉树发展的“牛鼻子”。

玉树畜牧业为何会走入“低谷”

玉树州畜牧业也曾经辉煌过。上个世纪80年代,玉树州是全省主要畜产品供给地,有畜牧业大州的美誉。那时,全州牲畜存栏数曾一度突破800万头(只匹),人均达40头(只匹),畜牧业收入占农牧民收入的90%以上。辉煌过后,时至今日,玉树全州牲畜存栏数仅有240万头(只匹),人均占有率不足7只,畜牧业收入只占农牧民总收入的40%。

究竟是何原因让玉树州畜牧业“滑坡”,前后反差如此之大?

1984年和1995年两场特大雪灾,玉树州畜牧业元气大伤,从此便一蹶不振。

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实施,大量农牧民放弃传统主导产业离开草场,导致牲畜存栏量下降。

玉树牧区,7岁~15岁的孩子是家庭中的重要劳力,也是最好的放羊年龄,随着“两基”攻坚,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上学,玉树牧民不再养羊,玉树草原上的羊逐渐消失,全州240万头(只匹)牲畜中羊的数量不足20万只。

玉树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几乎各县都有虫草,当地人有这么一句话,“挖虫草辛苦一个月,一年吃穿不愁”,因此许多牧民便卖掉牲畜,闲置草场,在县城过着安逸的生活,每到虫草采挖季节,进山挖虫草。

藏獒也是导致玉树州畜牧业衰败的原因之一,被炒作成天价的藏獒,出售一只也许一辈子都衣食无忧。在这种巨大利益的诱惑下,牧民纷纷放弃主导产业,投身到藏獒养殖,最终藏獒经济破灭,牧民一夜“暴富梦”也随之破灭,最根本的畜牧业也丢了。

玉树畜牧业“回温”靠什么

随着灾后重建全面完工,玉树州委、州政府意识到畜牧业作为全州的主导产业、命脉产业,应该是一个常抓不懈的产业。那么如何才能重振昔日畜牧业的雄风,玉树州提出了三年打基础、五年上台阶、七年大变样战略布局。

今年恰逢打基础的最后一年,玉树州畜牧业这3年来究竟是如何打基础,打好的基础是否牢固,玉树州农牧科技局局长才仁扎西介绍,“我们用3年时间给玉树州畜牧业做了一个‘手术’,我们要追求的不仅仅是数量,更重要的是质量和效益。”

才仁扎西口中的“手术”就是淘汰、串换、推广。为何要进行“手术”,还要从玉树畜牧业包产到户说起。牦牛包产到户后,一户的牦牛基本都是近亲繁殖,几代以后牦牛逐渐退化,出现了毛色不纯、个头矮小、牛角畸形等特征,牦牛整体质量下降,牦牛提纯复壮迫在眉睫。

淘汰就是对有这些特征的种畜进行淘汰,去年淘汰了5.6万头,今年已经淘汰了6000头。连续3年举办牦牛文化艺术节,艺术节上评比种畜,优秀种畜进行串换,如曲麻莱县和玉树市串换,2014年全州串换5600头,今年已经串换6000头,以此保障牦牛的血统纯度。另外,推广野血牦牛,家中饲养的牦牛和野牦牛繁殖,出生的野血牦牛一代、二代进行推广,3年来累计推广8000多头。

通过这场“手术”,玉树畜牧业的“恶疾”得到缓解,牧民增产增收的目的实现了,以曲麻莱县红旗村来说,以前这里的一头牦牛价格在5000元左右,但是推广野血牦牛后,一头良种牦牛价格超过了10000元,有些野血牦牛的重量甚至是普通牦牛的一倍。

玉树州畜牧业“回温”还得靠政府的扶持。3年来,玉树州扶持100个家庭牧场,18个生态畜牧业合作社。全州上下形成的一个共识,就是小块农业区为牧业区服务,推动粮转饲,加大饲草料种植,为畜牧业发展提供后备保障,目前全州饲草料种植已经达到了0.93万公顷。

去年底,曲麻莱县建成了芫根饲草料加工基地并投入运营,这个加工基地是青南地区规模最大的饲草料加工基地,而芫根种植基地则是西北最大的芫根种植基地,接下来还要在治多、称多、杂多等县建立饲草料基地,让玉树畜牧业发展没有后顾之忧。

玉树畜牧业发展还要与精准扶贫、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结合起来。贫困农牧户纳入到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精准扶贫资金扶持合作社基础设施建设和牲畜购置,生态畜牧业合作社轮牧轮休,可以有效地保护草场,这样既可以增产增收,又可以保护生态环境,达到了双赢。

畜牧业发展的“玉树模式”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是在玉树来说也不尽然。从1984年至今,玉树州人口翻了3番,但是牲畜总量锐减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的实施,大部分草场也被划为禁牧区,草场面积也有所减少。

那么在人口增加、牲畜和草场锐减的背景下,玉树这一方水土如何养活一方人,玉树州给出的答案是走畜牧业转型发展之路。

打破以家庭为单元自产自销的单、散、弱、粗模式,从分散单一向集中规模转变,从传统粗放向现代高效转变,从一般牧户代牧向能人带动转变,从各自为政向联合发力转变,从自然经营向商品经营转变,从面向大众向瞄准高端转变。

玉树畜牧业联合集约之路,以股份合作为主体、多种经营并存的体制,大力发展股份合作模式、扶持能人代管模式、鼓励联户经营模式、支持大户经营模式,最大限度地把草场、牲畜、劳力等生产要素整合集中起来,形成牧业资源优化重组、牧民按技能重新分工、收益按股权进行分配、生产要素按市场进行配置的适度规模化经营格局。

玉树畜牧业的品牌效益之路,发挥玉树“三江之源”、“中华水塔”、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的优势,打造畜牧业生态品牌、有机品牌、高端品牌、玉树品牌,把好生产加工各个环节的生态环保关,做大做强“玉树牦牛”、“扎什加羊”畜品牌产业。

玉树畜牧业产业集群之路,州有示范园区、县有产业园区、乡村有示范基地,建立州级现代生态畜牧业扶贫示范园,并形成产业链条,吸引畜产品生产、加工、销售、冷储、物流、科技等不同领域和功能的相关企业入驻园区,形成稳定的产、供、销和技术开发等协作关系。

玉树畜牧业发展的成功经验,集中体现在曲麻莱县叶格乡红旗村托俄俄加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小组,小组探索出了一条联合集约的生态畜牧业实践之路。小组是红旗村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下设的16个股份制合作小组之一,小组2011年成立。成立之初仅有16户牧民参加,整合了牛640头、羊1100只,小组成立后就主动适应市场需求,调整完善思路,提高产出效益,仅去年就分红29万元,户均7000元。如今小组入社户数达到了28户,整合了牛1000头、羊2000只、可利用草场1.2万公顷。

小组的成功经验,就是合作小组采取股份制模式,结合群众实际细化作价定股的标准,将草场、牲畜和劳力作价入股。推选能人经营管理,充分发挥养殖大户在地方的带动效应,小组董事长既是村委会委员、又是中共党员、还是经营能人。集中经营解放劳力,改变了原来每家每户不论牲畜多少,都被羁绊在草场上放牧的状况。对集约整合的草场、牲畜和劳力进行科学划分和分工,草场划分为夏季和冬季草场实行轮牧,并根据草质划分种畜和精畜草场。分红采取经营利润按股分配和食用冬肉平均分配相结合的分红方式,把每年20%的利润作为发展基金,80%的利润按股分配给牧户,除了收益现金分红,合作小组每年还按照家庭人口多少,分别给牧户分配牛羊和酥油、曲拉。

托俄俄加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小组的经营模式是“风向标”,为玉树畜牧业发展提供了可借鉴、可复制的经验,相信玉树州畜牧业走转型发展之路,重振昔日畜牧业雄风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