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400-6288-836

取消农村户口,拉开了我国土地改革的序幕?

发布时间:2016-09-28 关键词: 内蒙古 黑龙江 非农业户口 北京地区 北京市

2016年9月19日,北京市正式公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宣布将取消北京地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并建立与统一城乡户口登记制度相适应的教育、卫生计生、就业、社保、住房、土地及人口统计制度。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包括北京在内已经有30个省份出台户籍制度改革方案,具体为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江西、湖南、湖北、广东、广西、黑龙江、吉林、辽宁、重庆、云南、甘肃、青海、福建、江苏、安徽、贵州、四川、新疆、宁夏、浙江、海南、内蒙古、天津、上海、北京,各地普遍提出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

取消农业户口的改革似乎没有引起普通民众太大的反响。但是却得到了学术界和经济界专家的关注,认为这对目前中国的土地制度以及农村社会转型发展都将起到分水岭式的作用,那么这次改革对农民以及我们农业企业到底会带来哪些变化和影响呢?

中国版平权运动 改革里程碑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9月20日发表题为《观察:户籍改革里程碑 北京取消农业户口》的报道称,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曾将户籍制度改革称为“中国版的平权运动”。胡星斗说:“这次户籍改革可以说是中国社会改革的一个里程碑。”他说:“这次改革实际上相当于是中国版的平等权利运动。通过改革消除城乡之间的户籍差异和待遇差异,为更好地保障人权,实现城乡居民、本地居民和外来人口的权利平等奠定了基础。”

在外媒看来,这次中国各地的户籍改革是在人权意义上的一次重大突破,也就是打破了之前附着在中国人户籍身份上的一切不平等社会待遇。

城乡户籍的区别给农民带来的限制、歧视和不公平是显而易见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造成了教育、医疗、社保、卫生等诸多方面的不平等,持农村户口的人实际上沦为社会上的“二等公民”。

人口专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以养老金为例,非农业户口就要比农业户口多很多,并且经过多年沿袭,城市养老金体系已经很成熟和完善,但农村养老金体系刚刚建立。还有医疗保险,农村与城市户口的待遇差别很大,城市的医疗资源也明显更丰富、质量更优。陆杰华表示,此外还有一些隐性福利,比如在教育方面,看似平等,但非农业户口可以享受更优质的教育。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辜胜阻曾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上与网友交流时承认,城乡户籍之间存在超过60种社会福利差异。

中国根据地域和家庭成员关系将户籍属性划分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做法始于1958年。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是中国计划经济的产物。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初,中国实行严格的计划经济政策,对物资实行配给制。这就需要依赖户籍管理制度进行配给管理。在全民配给制中,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业人口被排除出“商品粮”的配给。如果个人想从农村迁移到城镇从事非农业工作,就必须向相关部门申请将农业户口转换成非农业户口,即“农转非”。“农转非”是农民眼里“鲤鱼跳龙门”的人生际遇重大转折,但政府对“农转非”审批实行严格控制。

然而,随着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起飞加速,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城市离开农民工也无法运转。计划经济下行之有效的二元户籍制度与市场经济越来越难以匹配。过去数年间,中国许多省市先后出台了各自的改革措施,试图消除城市户口与农村户口之间的差别及其造成的障碍。

2014年7月30日,国务院公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标志着中国实行了半个多世纪的“农业”和“非农业”二元户籍管理模式将退出历史舞台。

户籍改革对农民的得与失

在取消农业户口给广大农民带来的社会福利逐步走向平等的进步意义之外,是否也意味着农民也将在失去农业户籍带来的土地收益呢?对此专家也给出了不同的观点和看法。

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各自有哪些权益?

陆杰华教授认为,农业户口的权益,主要是宅基地和责任田,特别是在城市化过程中,通过拆迁,可以获得更多的收益;非农业户口的权益主要是依附在户籍上的一些社会福利,包括教育、医疗、就业、保险、住房等方面。

在最核心的农民对土地的权益上面,目前政府在改革意见中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至于户籍改革后,农民是否一定要放弃宅基地和责任田呢?陆杰华认为不一定,户籍改革有不同路径,即使放弃土地,也不应该像过去那样简单的给予现金补偿,肯定要在社保、在基本公共服务上拉近和城里居民的差距,否则仅仅给房子、给钱,福利待遇却没有跟上,农民也不会愿意。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现在好多人认为农民失了身份就会失地,其实不是这样。居民制度不是剥夺农民的财产,而是给予农民平等的身份,平等的待遇。“居民户口既不是变成非农户口,也不是过去概念的城市户口”,竹立家说,而是强调在国土范围内,都是平等的身份。

而经济学者叶檀对此则表示,农业户口普遍取消后,中国的农业、土地、就业等市场将发生急剧变化。宅基地、承包地将成为历史名词,目前仍然是农业户口的人虽然手握宅基地、承包地,你的下一代已经不是农民,不可能通过重新分配的方法分到宅基地与承包地。如果把土地赠予给下一代,可能会产生赠予税的问题; 如果作为遗产传承下去,意味着土地私有化,这不符合中国土地国家所有的国情。

目前拥有土地的人手中的承包权将随着生命的终结而终结,基于农民身份的土地无偿使用权就此彻底终结,未来将产生土地国家所有背景下的土地交易、流转市场,地方政府手中的土地将增加,小农经济结束,农庄时代、农场时代即将开启。

对农业企业的机遇和挑战

专家们的观点更多的是关注农业户籍改革对农民个体会带来哪些影响和利弊,但是对于扎根农村,从事农业产业的企业家来说,这种大的变革未来会给我们带来哪些影响呢?

首先,虽然地方政府在农业户籍改革实施意见中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但是我们能够预见农业户籍的改革会逐步将户口与农业土地脱离是大势所趋,这是符合目前中国社会的发展现状和产业发展利益的。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已经完全不适合中国农村发展现状,生产力低下,土地撂荒严重制约了我们国家的农业发展。未来不管是通过国家逐步收回土地还是农民的自主流转,户籍改革都为这场低调的土地革命奠定了社会保障和法律基础,这对农企来说是一个整合土地资源,扩大规模生产的契机,未来以大型农场和农庄的生产形式将成为发展方向,这将极大的提高土地的使用效率,生产的机械化率,提升企业的利润空间。

但是同时,由于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人在逐步发生变化,目前在农企中普遍采用的“企业”+“农户”的合作模式也将面临挑战。土地加农户的合作模式是目前现有土地产权制度下自然成长出来的最有效和双赢的合作生产模式,但是未来会出现类似西方的职业农民,企业和农民的关系更多的是雇佣关系,就像工厂和工人的雇佣关系一样,企业要保障农民的各种社会权益。这势必会加重农企的各种税负和管理成本,尤其对目前大多数处于粗放式管理的农企提出了较高的现代企业管理要求。

作为具有战略眼光的农业企业家应该能够敏锐地察觉出农业户籍改革将给农村带来的深远影响,顺势而为把企业做大做强。当然也要看到改革会带来企业中生产关系和社会结构的深刻改变,对农业企业管理提出更高的要求,主动转变管理观念,勇于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和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