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400-6288-836

土地流转为何遇冷?

发布时间:2016-10-08 关键词: 土地流转 菏泽曹县 玉米价格 承包土地 大跌

据了解,当地前些年涌现出一批苗木种植大户,也一定程度上抬高了土地流转价格,近两年随着苗木大户的退出,流转价格逐渐走低,只是在承包期内的种粮大户却难以调低土地承包价格,如今赶上玉米价格狂跌,大户压力倍增,土地流转遇冷并不奇怪。

菏泽曹县的种粮大户郭玉宝从2011年就流转了300亩地种粮食。但今年他手里的地只剩下135亩。“去年和今年共退了160多亩地,费了很大劲,承包期到的也不好退,不到的就更难退回。”郭玉宝说,玉米价格太低,根本不挣钱,周围很多大户想退地,“不是降不降租金的问题,就是不想干了,除非租金降到500元/亩以下才能继续干。”

郭玉宝称,即便今年当地土地流转价格每亩降低一二百元,承包土地的大户还是很少。“前几年价格都是每亩1000-1200元,从去年开始每亩也就800-1000元。”在郭玉宝看来,这样的价格也不足以抵消现在疲软的粮食行情带来的损失。

粮价大跌成了土地流转遇冷的直接诱因,但土地流转进入瓶颈期还有更多深层因素。“经营和管理成本过高也摊薄了利润。”郭玉宝说,前两年粮价稳定,种粮大户勉强能维持收益,所以土地流转问题并没有爆发出来。如今,人工成本越来越高成了经营成本抬高的主因。土地流转出去后,农户多选择外出打工,农忙的时候雇工成了大问题。“多是雇的老人或妇女,真到忙的时候给钱也找不到人。”郭玉宝显得很无奈,“因为雇工造成的损耗也不小。”

另外,农业贷款难也是大户们“续命”的桎梏。“银行一般不放款给农业,即使放款也很少。地租一次就是十几万或者几十万,一般大户很难一下子掏出来。”济宁的一位种粮大户说。

种粮大户土地流转积极性下降,一些种经济作物的大户也心生退意。金乡人杜国忠在梁山县承包了100多亩地,种大蒜和胡萝卜,去年冬天,他的胡萝卜滞销了,还好今年大蒜价格很高,他才挽回了些损失。

“今年的大蒜价格几年遇不到一次,明年大蒜价格估计在每斤2.3-3.3元,我这里产量低,种蒜成本合到每斤2.2元左右,还不如去贩蒜省心。”杜国忠说,在外地包地种蒜还相对便宜,在金乡县包地种蒜的租金每亩接近2000元,“今年蒜价长了,很多农户不愿外租耕地,地租每亩也涨了一二百块。大户考虑增高的地租和明年可能下跌的价格,也不敢轻易流转土地。”杜国忠说,等明年承包合同到期了,他就不干了,回家做点贩蒜生意。

土地流转到手后

大户很难说走就走

苗木、大蒜、山药等经济作物无形中抬高了土地流转价格,这一定程度上恶化了种粮大户的生存环境,但经济作物往往受市场行情影响很大,很多大户忙活了几年也是收入了了。无论是种粮大户还是种经济作物的大户,如今不少人的境遇并不乐观。土地流转的寒流,他们冷在其中。

虽然有很多大户或合作社想要降租退地,但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要求,土地流转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地原则进行,白纸黑字的合同在那里,大户们有苦说不出,踏进来容易,想走就却没那么容易。

“除了在法律框架下解决这些问题,还要引导大户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并适当降低土地流转的费用,或者完善土地托管服务。”济宁市兖州区农业部门负责人说,农民和种植大户的利益都需要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