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400-6288-836

他用20年把即将倒闭的企业做到千亿市值,还整治沙漠,现却走了

发布时间:2017-01-19 关键词: 首创 刘晓光 阿拉善 集装箱改造房
   那个唯一能让“大炮”任志强收声,
  
  有“地产界老大哥”称号的首创集团前任董事长刘晓光走了...
刘晓光
  多位企业家痛悼。冯仑说,刘晓光带给时代的“温度和痕迹”会永远存在。
杨元庆微博
潘石屹微博
 
  这个曾临危受命、弃政从商的人,缔造了首创集团的传奇。
  
  目前,首创集团的4个核心主业是水务环保、基础设施、房地产和金融服务,旗下有5家上市公司,集团资产超过1600亿元。
  
  不了解的人自然一头雾水,那咱们把这些业务拆分开来说,其中,最知名的是在A股上市、专做水务市场的首创股份和在H股上市、以地产为主业的首创置业。在基础设施领域,已经运行的北京地铁4号线,即将修建的14、16号线,背后的承建者都是首创集团旗下公司。
  
  更足为外人道哉的是他一手创建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这个组织开创了中国现代NGO新模式。7年来,阿拉善由单纯的解决荒漠化问题,逐步拓展了公众教育、社区持续发展等一系列项目,发展成一个综合的公益性环保机构,也是最具影响力的NGO组织之一。
  
  这7年,对于刘晓光而言,他由一个慈善公益事业的“门外汉”锤炼成一个“登堂入室”的公益慈善导师。他的梦想很简单,“把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做大做强。”他一直以一己之力在公益这条路上不断前进着...
  
  王石、冯仑、潘石屹、任志强的老大哥
  
  说到地产圈,王石、潘石屹、任志强等大佬大家都不陌生,但刘晓光名气似乎差了点。
  
  但当王石遇到门口野蛮人事件时,有熟悉刘晓光的地产大佬曾私下感慨,倘若刘晓光掌管了万科,门口就不至于出现野蛮人,足可见其地位之高,能力之强。
  
  1955年出生的刘晓光,当过兵、也当过工人、上过大学、也当过官,下过海。
  
  而1995年是他的转折点。在此之前,刘晓光曾就职于北京市计划委员会,一路升至北京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那一年,组织上指派他去完成一项整合国有资产的重要任务。这个摊子的资产有97亿,分散在170个公司,让刘晓光难受的是:他接手这个企业的时候,账面上有一亿多现金,最难的时候,只有300多万现金,工资都发不出。
  
  新官上任三把火,针对国企体制的弊端,刘晓光开出的第一个药方就是改制。“改制后,我们提出来,只要是亏损的企业,就立即消灭。”从1997年到1999年,两年之内,首创集团消灭了下属的8个企业。
  
  刘晓光用了20年时间,将首创从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发展成为一个2000亿资产的有竞争力的国际集团。
  
  可以说,首创成就了刘晓光,成为了他人生中的重大转折点。但与此同时,他心底也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让刘晓光遗憾不已的有两件事。这两件事让首创集团错过了重大发展机遇。
  
  2004年,刘晓光曾提出拿出150亿元,派出150个人,奔赴150个城市,拿下150块地。此方案如果落地,至少地价就已升值30倍左右。但决策中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认为有风险,不得已就搁置下来了。
  
  另一件事是在2004年,他尝试对首创进行所有制改革,与美国KK2和黑石等国际大鳄合作谈判,但被证监会和国资委叫停,最终功亏一篑。
  
  “这不是简单的钱的问题,而是让中国企业迅速融入到世界经济一体化之中的重大举措。如果当年做成了,一定是在中国改革史上最大的事件。”
  
  提起当年与这些机遇失之交臂之痛,刘晓光有一种被时间调匀的平和。只是,在聊起这段往事时,他会在末尾淡淡地说,如果当年这些想法实现了,如今的首创……
  
  很多年前,刘晓光拉着任志强、王石等一众人加入到治理阿拉善沙漠的事业中,只因为听说阿拉善是北京沙尘暴的发源地,他们“试图要扫清北京的天空”。
  
  他说,“我会将阿拉善写在我的墓志铭上。”可以说,阿拉善是刘晓光的精神伊甸园,也是刘晓光的光。
阿拉善之歌
  2003年10月,身处阿拉善沙漠的刘晓光下决心要为治沙做一些实事,也许正是这种性情的推动,他才可以一个个打电话、一个个游说,号召起了80位企业家和他一起来做阿拉善这个“伟大的事业”。
  
  2004年,被沙漠吞噬的戈壁滩深深震撼了刘晓光的心灵,他忏悔地下跪。刘晓光给任志强打电话,给王石打电话,这些地产大佬们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围坐在一起,商讨阿拉善的未来。
  
  众所周知,中国人均水资源十分贫乏,特别是污水处理非常落后,大部分城市的污水没有经过任何处理便直接排放。而在刘晓光设计的“首创模式”中,污水处理这些看起来不挣钱的业务却处于非常重要的位置。“首创要做大做强中国的水务市场”,截至2010年9月底,首创股份已在全国14个省份、31个城市,拥有上百座制水和污水处理厂,共拥有1200万吨/日的水处理能力,服务人口总数超过2000万。首创集团今年1月份发布的公告显示,未来5年首创将在水处理业务上投资60亿元,将水处理量由目前1200万吨/日扩张至1700万吨/日。
  
  “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就是要考虑如何同自身的业务相结合,设计出合理的模式。”刘晓光表示。而这并不是首创承担社会责任的全部,在刘晓光看来,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是绿色产业的革命,首创还将计划进军垃圾处理等环保产业,在自己的主营业务服务以外不断拓展新的疆界,而这也必然会成为首创未来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现如今,阿拉善不仅致力于自身的慈善环保事业,并且每年还对一些优秀的环保报道进行资助,特别是针对一些草根NGO,每年拿出1000万元扶持。
  
  阿拉善的巨大成功也让刘晓光深深感受到民间巨大的慈善公益热情,但更多的是引发了他更深层次的思考。也许,阿拉善的最初成功依靠的是刘晓光的“一时冲动”,而经过7年的实践和探索,特别是对国内外NGO组织模式的对比分析,他开始认真思考企业如何利用自身的优势,结合社会发展的需要,长期为利益相关者带来好处。“做与自身业务相关的、熟悉的事情,既能增强企业的核心业务,又能为社会带来更大的益处。”这是刘晓光想出的答案。
  
  他的心从心系首创变成心系中国
  
  目前在中国,特别是在一些大城市,高房价使得很多人不敢花钱消费,也无法大幅拉动内需的快速增长。按照刘晓光的测算,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每年购买房屋的只有不到6%~8%的比例,大量的人群,尤其是一些低收入阶层无力购买住房。
  
  刘晓光构想,如果中国每个企业能够拿出1万元,按照大概有800万家企业计算,这就将是高达800亿元的资助。而每个集装箱改造房的费用大概是8万元左右,这就能够提供100万套左右的集装箱改造房,即意味着为几百万人解决了住房难题。如每个企业捐10万元,将是8000亿的资助,可提供1000万套集装箱经过改造的房屋,不仅能够在面积上、舒适度上完全满足生活必需,而且还是可移动循环利用,并不产生新的污染和浪费。这样做的目的,将部分解决目前中国老百姓的最大难题,也将能够极大地拉动内需,促进中国各项经济的快速增长。
  
  此前,在刘晓光宣布退休之际,任志强在微博上发表了专程为他写的诗:
  
  不悔生命的远方---写在晓光退居二线之际
  
  是男儿就要走向远方,走向远方是为了生命的辉煌!你一生都在奋争着向远方,因为你有太多太多的彩虹梦想。除了儿时的蹒跚,年少时的冲撞,愤青时的懵懂和彷徨,你的远方路上是那样艰辛坎坷,那样跌宕急浪,甚至有些凄凉!但你不悔生命的远方,远见,执着,勤奋,开朗,忠诚,善良,一步步在沙漠中匍匐,一步步在浪尖上奋力坚强……
  
  现在,他走了,最好的祭奠方式,便是追逐他的梦想,不断匍匐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