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易建房科技有限公司欢迎您!
  • 在线咨询:
  • 免费设计/整体方案/优化配置
  • 0755-86607331

种粮大户“毁约弃耕” 土地流转价格下降

发布时间:2017-02-24 关键词: 土地流转

天气转暖,山东不少地方春耕备耕工作拉开序幕。记者近日在多个农业大县调研时发现,因前年和去年玉米价格持续走低,山东不少种粮大户种植积极性下降,出现“毁约弃耕”现象。

 

  随着种粮大户退地,不少农村土地流转价格大幅走低,与往年相比每亩约下降一两百元,降低了农民收入。基层干部群众担心,如果种粮大户频频“毁约弃耕”,土地流转价格走低,恐将影响农民收益和粮食安全。

 

  种粮大户为自保“毁约弃耕”

 

  山东省武城县地处鲁西北平原,是传统农业大县。2014年,在北京做红木家具生意的老闫在武城县流转了8749亩土地种植小麦、玉米两季作物,流转期限为10年,租金一年一付。然而,记者近日再次来到他的农场时,发现那里已人去楼空。

 

  “这两年,我因粮价过低赔了1600万元,去年就干不下去了。现在已经回到北京继续做生意。原先流转的土地退给了农民,农场已经建好的房屋也免费送给了朋友。”老闫说。

 

  武城县丰旺家庭农场负责人于秀全也刚刚退掉了三年前从农民手中流转过来的100多亩土地,目前还剩400余亩流转土地。“原来和农民签合同时说好了租5年,今年实在是租不起了,没办法只好委托村支书挨家挨户退地。”于秀全说。

 

  在武城县,像老闫、于秀全这样“毁约弃耕”的种粮大户还有不少。武城县农业局种植业管理科科长刘敏告诉记者,截至20161231日,武城县有1000亩以上的种粮大户1户、500亩至1000亩的种粮大户3户;而2015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6户、23户。

 

  种粮大户“毁约弃耕”的行为,在山东其他农业大县也并不鲜见。菏泽、济宁等地不少种粮大户反映,这两年玉米价格下跌幅度太大了,他们难以承受。2015年和2016年的玉米价格每公斤比2014年便宜七八毛钱,按玉米亩产600公斤计算,这两年每亩少收入四五百元,“种地越多,赔钱越多”,为了自保只能“毁约弃耕”。

 

  对于种粮大户“毁约弃耕”的行为,不少农民很无奈。“大户跟我说,要是不接受退地,今年租金就付不起了,还不如现在接受退地,年底损失不至于太大。大户不按合同办事,我们农民没办法啊,只能盼着政府给协商协商。”济宁一名农民说。

 

  受访的“三农”专家认为,2014年以前粮价较高时,我国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土地流转热潮,一些原先农业领域以外的“新手”带着资金涌入农村,贪多贪快流转土地,当遭遇自然灾害、粮价下跌等突发状况时难以有效应对,选择“毁约弃耕”,不仅伤害了自身利益,还影响了农民收益和粮食安全。

 

  土地流转价格走低

 

  记者了解到,还有一些种粮大户虽然没有“毁约弃耕”,但也无法按照原先合同规定的土地流转价格支付农民租金。

 

  山东省临邑县一名种粮大户告诉记者,表面上看他今年还是按照合同约定,给农民900/亩的土地租金,实际上这个价格降了125元。因为原先125/亩的小麦直补都是给散户农民,今年他和散户农民协商后留在了自家账户上,这等于土地流转价格下降了125/亩。

 

  武城县农乐粮蔬种植合作社理事长庞春安原来与被流转土地的农民约定的租金为1000/亩,今年也降为830/亩。“再按以前那么高的租金,没开始干就先赔上了。没办法,只能降低租金了。”庞春安说。

 

  记者在山东多个农业大县采访发现,今年种粮土地的流转价格普遍下降了一两百元。种粮大户们说,土地的流转价格与粮价存在联动效应。粮价低了,大户们收益低了,土地的流转价格必然下降。

 

  庞春安说,2012年玉米价格为2.6/公斤时,土地流转价格曾上涨到1200/亩;2014年玉米价格为2.2/公斤时,土地流转价格大多降为1000/亩;今年玉米价格降为1.5/公斤,土地流转价格降为800/亩甚至更低。

 

  武城县农业局一名干部认为,这是种粮大户和流转土地的农民相互博弈的结果。这几年种粮收益比前几年每亩少了三五百元,种粮大户和农民只能各承担一半,要不土地流转协议就很难维持下去。所以说,粮价下跌的苦果,只能是两方一起消化了。

 

  土地流转价格大幅走低也降低了散户农民的种粮积极性。山东多名种粮大户都向记者反映,最近主动把土地流转给他们耕种的散户农民越来越多。“我们附近有一个村,一共有1000多亩土地,最近有800多亩都要交给我经营,农民都不愿意种地了。我也不敢接,怕赔。”山东一名种粮大户说。

 

  济宁农民王建国告诉记者,原先将土地流转给种粮大户,自己可以安心外出打工。现在大户把地退给他了,“种也不是,不种也不是”。自己种的话,耽误外出打工;不种的话,地撂荒让人笑话。思来想去,最后只好把地免费交给在家的邻居种了。

 

  补贴种粮大户是否可行

 

  种粮大户普遍反映,当前粮价下,他们大多是微利保本经营,有些还赔钱勉强支撑。如果粮价继续低迷,还会有更多大户选择“毁约弃耕”。

 

  临邑县富民家庭农场是德州市首家家庭农场,流转了3000亩土地种植小麦和玉米。富民家庭农场负责人魏德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16年,他家农场小麦和玉米的平均亩产分别为530公斤、630公斤,售价分别为2.4/公斤、1.5/公斤,总计收入为2217/亩;小麦、玉米从种到收各环节的总投入为2081/亩;综合计算下来,每亩净利润136元。

 

  “从表面上看,种地还能赚钱。但我计算的成本中,没有计算农场中11个人的工资,以及农机具的折旧。如果将这两项成本加入,我去年不仅没赚钱,可能还赔了钱。”魏德东说。

 

  “我流转了300亩地种粮食,一家四口人辛辛苦苦一年下来只收入了五六万元。再这样下去,还不如把地退了,我一个壮劳力外出打工都比这赚得多。”临邑县广新家庭农场负责人李广新说。

 

  因此,要想从根本上防止“毁约弃耕”现象发生,还要从提高大户收益做起。继而,土地流转价格也会上涨。据魏德东测算,小麦价格在2.5/公斤左右、玉米价格在2/公斤左右,种粮大户能保本并维持正常运转;如果小麦、玉米比这两个价格高,种粮大户能盈利,种粮积极性就会很高;而现在小麦价格为2.4/公斤左右、玉米价格为1.5/公斤左右,种粮大户普遍亏损。

 

  “再这样下去真不行,国家需要管管。”山东不少种粮大户希望,国家能够出台与市场粮食价格挂钩的种粮大户补贴。

 

  在种粮大户规模种植下,普通农户的利益一度成为关注的焦点,当前,粮价下跌,给种粮大户补贴是否可行?

 

  武城县农业局局长张学丰、临邑县农业局局长王凤海等基层农业干部认为,从现实操作层面来看,国家有关部门可先测定一个能让种粮大户保本微利的小麦和玉米“目标价格”,当市场粮价低于“目标价格”时启动种粮大户补贴,补贴金额为(“目标价格”-市场价格)×种粮亩数;当市场粮价高于“目标价格”时则不启动种粮大户补贴。通过建立健全种粮大户“挂钩型”补贴机制,既尊重市场规律,又保护好种粮农民利益。

 

  此外,还要开展农村土地流转服务体系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体系规范化建设试点。德州市一名农业干部认为,目前,基层普遍存在农村土地流转服务体系和调解仲裁体系人员缺乏、人员素质不高,必要的工作设备和工作经费短缺等问题,远远不能满足当前土地流转发展的要求。希望上级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农村土地流转服务体系等相关试点,探索规范化建设经验,进而逐步规范土地流转,引导适度规模经营的发展。

 

  有专家表示,针对种粮大户“毁约弃耕”的行为,除了加强利益保障,有关部门还要加强防治力度,加强对种粮大户履约情况监管,并对部分造成恶劣影响的“毁约弃耕”大户进行惩处,防止损害多数农民利益事件发生。